欢迎访问快速建站网站我们提供建站工具系统

3.胡德

作者:jcmp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-04-20      浏览量:0
黄昏的时候秋阳终于带着阿达琳达到了山顶,

黄昏的时候秋阳终于带着阿达琳达到了山顶,山顶上有一排小小的木屋,袅袅炊烟从第一座小木屋上升起,几十头四腿又矮又粗壮,身上黑白相间的,头上长了一个角,身体足够两个生物前后坐着的科多兽,正在夕阳的映照下悠闲地吃着草。而在小木屋和科多兽之间,许许多多不同种族的生物正围坐在火堆旁,一边烤着火,一边准备着晚饭。

阿达琳达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景象,在无尽之海里她根本就见不到火,更加不用说是像这样大家都围坐在篝火边烤火吃饭了。阿达琳达不由得兴奋地喊了一声,也顾不上继续生秋阳的气了,她指着科多兽问道,“这是什么野兽?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过?”

秋阳看着阿达琳达,她不明白为什么阿达琳达甚至都没有听说过科多兽,也不知道为什么阿达琳达一见到科多兽就这么开心,但是她也不想要知道,这些事情和她没有关系。

“科多兽。”秋阳简短地回答道,她说完径直朝坐落在最前方的那一座小木屋走去。阿达琳达看着秋阳的背影,她哼了一声,却还是跟了上去。

秋阳走到离他们最近的那个小木屋前,敲了敲门,喊道,“胡德。”

里面传来一个低沉有些沙哑的声音,“进来吧,小秋阳,门没锁。”

秋阳没有推门进去,她依然固执地敲了敲门。里面传来一阵大笑,夹杂着凳子摩擦在地板上的声音,“你这孩子,怎么来我这还客气上了。”

一两分钟后,木屋的门被打开了,胡德站在门里头醉眼朦胧地说道,“秋阳,你……”

胡德在看到门外站着的阿达琳达的时候愣了一下,他已经喝了不少的酒了,大脑一下子有点没转过来。他想不明白秋阳是怎么和一个龙族混到一起去的。水族可是很少会来陆地上的,更加不用说是水族中的皇族-龙族了。

胡德在打量着阿达琳达,阿达琳达也好奇地看着自己面前这一个奇怪的生物。胡德长得和秋阳不一样,他和秋阳差不多高,他的耳朵比秋阳要长一点,尖一点,他的脸有一点像是猴子,鼻梁却又比猴子要高,他的头发也杂乱无章地卷曲着。阿达琳达在心中有一些不确定,这个生物就是水族们常说的精灵吗?可是水族们口中的精灵都是很有礼仪的啊,而面前这个男生物却和‘礼仪’扯不上任何关系。

胡德打了一个酒嗝,阿达琳达皱着眉头朝后退了一步,她越发不相信自己面前这个生物是精灵了,一个满嘴是酒气的生物怎么可能是最懂礼仪的精灵呢?

胡德见阿达琳达向后退去,他冷笑了一声,这个魔法师看不起自己?那正好,他还看不起这些拿鼻孔看他们的魔法师呢。胡德看着秋阳问道,“你怎么遇到她的?”

秋阳指了指身边的阿达琳达,“下山。”她又指了指自己,“带她。”

胡德这一下是真的愣了,他原本还以为秋阳只是在上山的途中遇到了这一个龙族,却没有想要这个龙族竟然会请秋阳当向导,也真不知道是这个龙族是幸运还是不幸运了。

“她请你做向导?”胡德小心翼翼地确认道。

秋阳点了点头,胡德瞬间爆发出了一阵笑声,他丝毫不顾及阿达琳达就在一旁,大声说道,“请你做向导,她是有多想不开啊。”

阿达琳达站在一旁尴尬而又无奈地笑了笑,确实是非常想不开。

胡德仿佛此时才看见了阿达琳达一般,他有些夸张地朝阿达琳达行了抚胸礼,脸上堆满了假笑,他道,“我是胡德,尊敬的龙族魔法师阁下。”

阿达琳达看着弯着腰的胡德,她的心里只觉得怪怪的。她面前的这一个男精灵虽然在笑,可阿达琳达却觉得她比昨晚看到的那一头熊还要可怕。阿达琳达下意识地往秋阳的身后迈了一步,但她立刻又挺起了自己的腰杆,她是水族的公主,她有什么好怕的。

“你好,”阿达琳达朝胡德微微点头,她道,“我是阿达琳达,秋阳是我的向导。”

胡德笑着直起了身体,他道,“尊敬的龙族魔法师阁下,我这里是落兽山上唯一一处可以租借科多兽下山的地方,我这明码实价,科多兽租借一个生物1金币,另外还有小木屋出租,”胡德指了指身后的一排矮矮小小的房子,“一间也是1金币,不过吃喝另算。同时魔法师收双倍。”

阿达琳达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笑得殷勤的胡德,在看看木然的秋阳,如果不是这些天下来,阿达琳达自认为对秋阳有一点了解,她就要开始怀疑秋阳和这个胡德合起伙来骗她钱了。

“不过当然啦,”胡德从容一笑,道,“既然你是和小秋阳一起来的,小秋阳来我这,肯定是有房间的,您要是不介意,就和她挤挤吧。”

阿达琳达这一下只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冲到了脑袋上,她从生下来到现在还从来没有遭受过这么大的屈辱!她是水族的公主,这个世界上只有别的生物沾她的光,什么时候她还需要沾除了自己父皇和哥哥以外的光了!这个胡德明显是知道自己的身份的,他却竟然故意说得好像自己沾了秋阳的光一样,秋阳是她的向导,她用不着秋阳来帮她省两个金币的住宿费!

阿达琳达气呼呼地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六个金币,递到胡德的面前,冷声道,“我和秋阳各一间房间,这钱不用找了!”

“这不行的,”胡德轻声笑道,“我这虽然是这山上唯一的一家店,却也是诚信经营,不会占了您的便宜的。”

胡德说完转身就朝自己的木屋走,阿达琳达怒哼了一声,不会占她的便宜?那凭什么看到她是个魔法师就说魔法师双倍,她如果是个武士,是不是也一样会说武士双倍了!这个胡德根本就是仗着他是这里唯一有科多兽的,想怎么定价就怎么定价!

阿达琳达一把抓住了秋阳的袖子,拉着她跟着胡德进了胡德小木屋,她倒要看看,这个胡德还想要干什么!

阿达琳达一进入胡德的小木屋,她就立刻后悔了,小木屋里乱七八糟的,地上横七竖八躺满了空着的酒瓶,屋子里弥漫着一股令阿达琳达恶心的酒味和汗味。阿达琳达立刻就想要退出去,不要说胡德只是骗了她六金币了,就算是骗了她六百金币,阿达琳达都不想要在这间小木屋里继续待着了。

胡德晃晃悠悠地穿梭在地上的酒瓶之间,走到一张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的木桌前,他拿起桌上放着的羽毛笔,朝着羽毛笔的笔尖哈了一口气。阿达琳达看着这一切她倒吸了一口凉气,却冷不防吸了一鼻子的酒气,阿达琳达皱紧了眉头向后退,不管胡德在写什么东西,她都不想要了!

胡德却仿佛脑袋后面长了眼睛一般,一边在一张羊皮纸上写字,一边道,“尊敬的龙族魔法师阁下,您给了我六金币,两金币是科多兽的租赁费,一金币是科多兽的押金。我呢还您三个金币,再给你写张借条,一切就都完成了。”

胡德说着倒还真是有模有样的写了一张借条出来,他转身又从墙壁上挂着的钥匙里取了一把钥匙下来,他连着借条,钥匙还有三枚金币一起递到阿达琳达面前,道,“我们这的小木屋都被租完了,就只能辛苦您和小秋阳挤一间了。”

阿达琳达看着胡德,全身都在发颤,她心里又气又委屈,那墙壁上的钥匙明明还有好几把,可这个胡德却骗她没有小木屋了,还一定要她和秋阳挤一间。当然不是说她不愿意和秋阳挤一间房间,可是她是公主啊,她什么时候和别的生物分享过一间房间了!

胡德见阿达琳达不动,他也懒得再装着和阿达琳达客气的样子了。水族皇帝有本事就把他这里给淹了,他反正也不怎么想继续活着了。胡德一把抓过阿达琳达的爪子,强硬地把手里的钥匙,借条和金币塞到阿达琳达的爪子上,随后他看着秋阳,拿了一枚金币递到秋阳的面前道,“小秋阳,还不快把这位龙族魔法师的押金收起来,等到了山下,别忘了还给她。”

秋阳看了胡德一眼,她虽然也同样搞不明白为什么胡德一定要她和阿达琳达住一间房间,但是她也不想要管,反正睡哪,和谁睡都是睡。秋阳接过金币扔进自己装着熊肉的布囊里,她朝胡德点了点头,就朝门外走去。阿达琳达看得头皮发麻,这个金币她不要了。

阿达琳达跟着秋阳走出胡德小木屋,她悄悄地用力地甩着刚刚被胡德抓住的爪子,她只觉得自己的爪子上都是一股酒气,她现在只想找个地方好好地洗个手。

阿达琳达跟着秋阳进了一间空的小木屋,木屋里面的设备非常简陋,只有两张床并排放着,两张床之间有一个小小的火炉供她们生火取暖。床的对面隔出了一块小小的地方,看样子应该是供她们洗漱使用。

阿达琳达不满地哼了一声,她大步走进了那一个小隔间,泄愤一般用装在罐子里的水拼命地洗着自己的爪子。

秋阳看了阿达琳达一眼,她摇了摇头,她觉得阿达琳达也太容易生气了吧。这种有东西吃,有觉睡的日子这么美好,为什么还要动不动就生气呢。秋阳把自己的布囊放到床上,就朝外走。她与其和这个爱生气的生物待在一起,还不如去看看科多兽呢,那群科多兽可比这个水族温顺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