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快速建站网站我们提供建站工具系统

对话中国经济和信息化-谋定研究:农村离信息化还有多远

作者:jcmp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-04-20      浏览量:0
对话中国经济和信息化-谋定研究:农村离信

对话中国经济和信息化-谋定研究:农村离信息化还有多远

本报记者 乔金亮 中国经济和信息化新闻网 新闻中国采编网 中国新闻采编网 谋定研究中国智库网 经信研究 国研智库 国情讲坛 万赢信:“谋定研究:中国经济和信息化,全国农村仍有5万多个行政村没有通宽带,拥有计算机的农村家庭不足30% “中国经济和信息化研究中心主任、中国经信研究国研智库主任、中国经信研究国情讲坛主持人万祥军对记者表示:目前,浙江遂昌已建成150个统一标准的益农信息社,每个服务站点均提供行政服务、市场服务、公益服务等涵盖群众生产生活的各类服务,农民可在这里享受一站式、全方位的“贴心管家??

上图浙江省遂昌县坑口村赶街新农村电商服务站“掌柜”李雪,原来在村里开一家便利店,去年通了宽带后,帮着村民们在网上购物,并被“赶街网”纳入新农村电子商务服务站。

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来临,让生活在城里的市民足不出户就可以享尽便利。在交通不便的农村,农产品如何网销出去?日用品如何快递到家?城乡数字鸿沟怎么缩小?

信息益农——

进一个门,办多样事

益农信息社即村级信息服务站,是农业部信息进村入户试点工作的载体。目前,我国已建成运营近4000个益农信息社。

“幸亏有了益农信息社,咱农民也能像城里人一样在家门口收货了。”看着信息员送到家的大豆油,河南省浚县白寺村农民李景禄很是感慨。“年前村里开起这家益农社,既能代缴手机费,也能在网上买农资和日用品。我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让信息员帮订了1桶油,没想到很快就收到货了。”

村民网购的东西先送到益农社,由信息员帮着分发。40岁的益农社信息员郭中华介绍,益农社主要提供三大类服务:一是政策技术市场咨询等农业公益服务,二是水电气缴费等便民服务,三是农产品电子商务、农村物流代办等。难以想象,就这么个30多平方米的益农社,短短半年,帮周边村民缴费3万多元,在网上代购种子1万余斤,化肥30余吨。

“专家你好,请帮我看看茶树得了什么病?”近日,在浙江遂昌县姚埠村益农信息社,有农户通过免费视频电话向农技专家咨询茶树病情。遂昌是个只有23万人的山区小县,却是全国响当当的“淘宝县”,去年农产品电子商务交易额达到5.3亿元。在遂昌,嘉言民生事务有限公司与当地政府部门合作,把村级便民服务中心打造成了升级版的益农社;将信息进村入户试点与村级便民服务中心融合,在原本单一的政府行政服务基础上拓展公益服务和商业服务,也为传统的益农社增添了政务服务的新内容。

益农信息社即村级信息服务站,是农业部信息进村入户试点工作的载体。去年,农业部在全国22个试点县按照有场所、有人员、有设备、有宽带、有网页、有持续运营能力的标准,建成一批村级信息服务站。各试点县按照覆盖所有行政村、每个行政村至少建设1个益农信息社的要求,分别在村委会、商超、合作社等地点建设标准型、简易型、专业型三类益农信息社。按照要求,不管哪类益农社,都要符合“六有”标准,并推动各类农业公益服务、便民服务和电子商务等资源接入村级站。

目前,我国已建成运营近4000个益农信息社,据了解,农业部计划今年新安排约10个试点省份,明年覆盖到所有省份,力争到2020年基本覆盖所有县和行政村。

电商下沉——

农产品上行,消费品下行

长期以来,因为农村网购量不大、农户居住分散,电商物流常常只送到县,从县到村的“最后一公里”问题难以解决。

从去年开始,阿里、京东等电商分别实施“千县万村”、“渠道下沉”战略。农业部门也开展了信息进村入户工作,不少企业都把农村看做“蓝海”,愿意借助信息进村入户这个平台开拓农村市场。通过益农信息社进村、鼓励电商企业服务站下沉,各地着力探索农村信息化的可行之路。

“我们做过测算,如果运营商在农村或乡镇布点,单店需要投资10万元。我们布点则是依托现有资源或渠道,寻找可合作的农资店、超市等,平均花费只在1万至1.5万元。”承担信息进村入户试点工作的浙江公众信息公司总经理孙伟敏说,平台搭起来后,有意开拓农村市场的电信运营商、平台电商等都愿意和益农社合作,并根据销售额支付一定比例的返点。“这样一来,不靠政府投入,企业开拓了市场,农民得到实惠,多方共赢。”

与嘉言民生从农村公共服务突破不同,一家叫“赶街”的农村电商则直接从网购发力。江浙沪的消费者只要通过赶街网下单,第二天就可以收到新鲜的当地土产。农户们也可以通过乡村服务站获得网购的便利。在遂昌县坑口村赶街服务站,记者见到李雪时,她正忙着给前来购买衣服的村民比对价格,帮助下单购买。电脑旁边的白墙上,挂着去年马云考察时和她的合影。这个之前在家带孩子开小超市的农村妇女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感。“买的东西多数是农资、服装和文具,我帮买家上网挑好、打款,到货了大家直接给我现金。不赚村民的钱,按成交量,电商平台给我返佣金,一个月有1000多元的收入。”

村级信息站的运营能力从哪里来?当然不能只靠财政的项目资金。农业部市场司司长张合成说,在确保政策、技术、市场行情等各类涉农部门服务资源上线的同时,要积极引入电信、金融、水电等公用事业单位和相关企业的服务资源,既创新了政府部门提供公共服务的方式,又为相关企业拓展农村市场创造了良好条件。

“只要符合标准,愿意在信息进村入户统一平台上运行,不管是谁建设的村级信息服务站,都可以经省级农业部门认定后加挂益农信息社的牌子。”张合成说,只有益农信息社增加到一定的数量,才能降低运营成本、发挥规模效应,也才能吸引更多的企业。当前整县试点推进的目的就是在县域范围内尽快形成规模。

数字农村——

三位一体,精准送信息

要以农产品和农业生产资料为重点,抓好试点,组织专业大户、农民合作社等新型经营主体与电商平台对接。

目前,我国城乡之间还存在较大的“数字鸿沟”。全国农村仍有5万多个行政村没有通宽带,拥有计算机的农村家庭不足30%,七成以上的农民没有利用互联网;去年农产品电商经营额超1000亿元,占农产品销售总额的3%左右,比社会消费品网络零售额占比低约7个百分点。

中国农业大学信息与电气工程学院教授李道亮说,农村电商的核心价值之一,是通过顾客数据和市场分析,去持续改造农业生产。因此,有关部门在制订农村电子商务规划的同时,更需要用“互联网+”的理念,同步实施包括农业生产、监管理念、营销方式等的变革。“信息进村入户的同时,推动互联网的创新成果与农业生产、经营、管理、服务深度融合。如果这些不跟上,那么所谓的农村电商化终将止于表面。”

赶街网创始人潘东明认为,农村信息化成功的关键,就是构建起“政府、服务商、运营商”三位一体的推进机制,探索建立政府“修路”、企业“跑车”、农民“收货”的可持续发展机制。政府负责公益资源整合,提供公益服务,协调建好基础的信息高速公路;运营商负责村级信息站的建设和具体运营;服务商,包括电信运营商、生活服务商、平台电商、金融服务商等,则负责提供各类商业服务和通道,通过扩大市场规模获得收益。

“只有把电子商务搞好了,信息进村入户才可持续。在推进农业电子商务上,要有开放包容的心态,只要对农民有利,我们都欢迎。要以农产品和农业生产资料为重点,抓好试点,组织专业大户、农民合作社等新型经营主体与电商平台对接,既把本村的优质农产品卖出去,也要让农民买到质优价廉的生产资料和生活用品。”农业部副部长陈晓华表示,要通过信息进村入户,最终将把全国60万个行政村连成一张大网,形成农业大数据,提高政府的决策能力和水平,向农户和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精准推送信息。

对话中国经济和信息化-谋定研究:农村离信息化还有多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