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快速建站网站我们提供建站工具系统

如果胡德弹药库没有殉爆,胡德有没有可能击沉俾斯麦?

作者:jcmp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-05-11      浏览量:0
这个事老黄历了。William Jure

这个事老黄历了。William Jurens在87年就把分析写出来了(注:88,89年在找俾斯麦的残骸),后来还上了Navweaps的网站上成了公开文章。Jurens(是个教工程的讲师)在19年还出了一书专门说这个事。击沉当然是“可能”,注意89年下水观测的结果是,KGV的14寸mk7击穿了装甲塔和炮塔,而现在常见的4个14寸mk7的穿深数据(最乐观bu.ord.sk.78841,最悲观adm 239/268,dulin按照USN算法在书里给的结论,以及raven在书里提到的35年计算结果)里,没有一个乐观到认为14寸mk7会有比15寸849kg apc更好的穿深。所以在同样环境下无疑胡德也可以砸穿这些关键部位。

问题是:“安全地击沉”难度非常大。因为胡德并没有KGV级别的水平装甲,而如果要发挥其倾斜主装的最大效果,就需要拉进交火距离,反而让德舰可以发挥其弹重较轻,近距离效果优秀的15寸主炮的优势。换句话说,和与BSM各有所长的PoW不同,以防御能力相论,胡德在近距离和远距离交火中的防御能力都低于俾斯麦。引用斗兽棋开山鼻祖Paul Forest的说法,这件事“there can be no doubt”(毫无疑问)。对于胡德来说,垂直防御能力在近距离交火中风险较大是一回事,但是在远距离对射中其水平防御能力同样不及对手,就很难选择一个绝对安全的战术来接敌了。霍兰德在炮战中绝对有和俾斯麦的一战之力,但是这一点应该局限于PoW做先导的前提下,在足够的距离上对射,然后利用主炮数量的绝对优势欺负BSM的8炮设计。几乎所有美国海军史研究者,无论是工程出身还是历史学家,整齐划一得都得出了这个结论,大概可以视为正常人的选择。而即便是不正常的英式头铁换命法,相比起胡德被幸运蛋爆掉的惨剧,PoW在conning position(compass platform)吃了一发正中以后,里奇在尸山里站起来拍拍土硬是没事,说明出门看运势也有必要。

Paul Forest的结论是,PoW的优势交火距离是22860到29261m之间,认为在这个距离上PoW对BSM可以取得1对1优势。而距离小于21031m以下时,考虑到德舰的穹甲布置,KGV垂直主装的问题以及德舰更高的射速,轻弹设计,俾斯麦则会稳定夺回对射优势。当然这个数字实在是太远了,在追击战中取得决定性命中的难度很大,如果无视轮机防护只考虑弹药不殉爆的话,PoW在90度射角(平行航向)上可以逼近到16900m距离上仍然保持相对安全,继续考虑事实上双方不可能完全平行,距离还可以再拉近一点。此时如果1CS加入交火与欧根亲王完成对射,英舰可以取得18(10+8) v 8的重炮数量优势,和同样16(8+8) v 8的8寸炮数量优势,并且保持相对*安全。注意英舰只需要保证不沉底即可,只要航速尚可以保持不至于成为U艇的活靶子(比如13+),就还有回港维修的机会。但是德舰即便是轮机完好,弹药并未殉爆,如果出现火控系统,燃料储备的重大问题或者严重进水,也很难在后续部队和RAF的围堵下返航。

“理论上”,最大的问题是定位对手。真正在战斗中,PoW打头阵,胡德跟进,全军压上赌几发命中,自己只需要保证不送,非常稳妥。

可惜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,如果躲着怂着在2w yds外对射那就不是RN了。别说是PoW作为领舰了,胡德加速起来“冲向毁灭,死亡和世界尽头”的时候,快到PoW追都追不上:

哦,旗舰,我亲爱的旗舰,不要停下来啊。

托维已经确保了海峡内有2:1的兵力优势,结果霍兰德在驱逐舰不在,1CS没有就位的情况下选择1:1冲上去对赌国运,遂卒。就是战术选择问题,说什么“she had to fight a ship 22 years more modern”是舰队街扯皮。说什么“战列舰不容易被火炮击沉”也没意思——大多数时候有意思,但是如果从特拉法特加到福克兰一直遇事就冲,那么概率再小这种事也得发生那么几次。

23日下午2点以后,驱逐舰护航实际上并没有6艘,因为此时安东尼(Anthony)和羚羊(Antelope)已经回撤,所以是4艘在跟进,但是这些舰艇仍然是远远足够在舰队行动中压倒区区2艘德舰的。此时海峡中英军舰艇包括:胡德,PoW,1CS的萨福克,诺福克;因为海况留在后方的忠实(Achates),回音(Echo),明亮(Electra)和伊卡璐斯(Icarus)。四艘包括3艘间战标准驱逐舰和1艘标准驱逐舰改的I级,都是优秀的小型鱼雷舰艇。如果保持接触直到海况允许整建制与德舰交火,那么实际上霍兰德不但可以达成上面描述的胡德+PoW对俾斯麦;萨福克+诺福克对欧根亲王的2对1情况,同时还可以有额外4艘驱逐舰可以自由抵近威胁敌舰转向(如果驱逐舰此时仍有燃料可以继续战斗)。战前霍兰德也已经明确通知了PoW,巡洋舰要负责与欧根亲王交火。这种情况下考虑到德舰无法接受战场上出现重大损伤的情况,最差的情况也会变成斯佩的困局:“德舰无法足够高效地摧毁所有敌舰,因此陷入劣势”。然后无论是继续交火,还是联络本土舰队可以把反击,KGV,胜利(甚至从Clyde出发的罗德尼)从斯卡帕湾拉出来,以压倒性的火力,燃料优势收拾掉残局,都是桌面上的选项。

然而24日0535,德舰出现的时候,巡洋舰队既没有得到通知,驱逐舰也没有赶上来。霍兰德却已经决定开始交火了。实际上,这时候1CS正在刻意躲开俾斯麦的火力范围避免交火,而不是加速进入战斗和欧根亲王对射。相比起围猎俾斯麦为了定位敌舰就摔掉了几个中队的飞机,霍兰德在已经确定敌舰位置并且开始交火之后,选择了不合适的交火方案,才是不可接受的。你可以说他为了消灭袭击舰保卫民船奋不顾身非常英勇,但是至少应该是PoW打头,同时通知2艘郡级一同逼近··· ···

下为围殴俾斯麦致死时的RN:

其实知乎不但看不上BSM,也看不上KGV。这时候你细想。如果这时候KGV没有完工,情况是什么?胡德拖着反击上去? 不敢想象。 如果不是这玩意紧赶慢赶带着14in水管和垂直主装赶工完成了,小心小不列颠在美国参战红军反击之前把世界大战输个干净。到时候指望校长解放巴黎收复罗马?

总之,如果非得要放弃巡洋舰和PoW直接冲,可能当然不是没有,但是“ 如果你想要特拉法特加的荣誉,那你就得做好当纳尔逊的准备 。”